一名00后保安隊長的物業管理觀

2019-12-28 36氪 閱讀 20 評論
摘要:彭鑫宇是小區物業公司唯一的00后,另一名同齡的同事出生于1999年,比他大一歲,從2017年從事兩年秩維工作后,成為小區的秩維隊長,實際上干的就是保安工作。
  黑色的西服,黑色的皮鞋,白色的襯衣,條紋領帶,穿在20歲彭鑫宇身上,使得他還未褪去稚氣的臉龐顯得有些青澀。作為旭輝錦御物業公司秩維隊長,一年中多數以這個形象出現在小區的各個角落。
 
  每天工作12個小時,一周甚至兩周休息一天,上班期間,多數的時間在小區各個角落巡查;休息時間,更多的時候躺在宿舍內看東西,沒有女朋友,幾乎沒有社交,每月為數不多的工資,還要寄一半左右回老家。
 
  每天重復同樣的工作,每月重復著同樣的生活,00后的彭鑫宇已經堅持了近三年。從秩維員到秩維隊長,變化的是工作范圍,不變的是工作內容,“這個行業,我會一直干下去的。”彭鑫宇說。
 
  出生于2000年的彭鑫宇是第一代00后,多數同齡人,或漫步在大學校園林蔭芳草中,享受著一生中最為無憂無慮的時光;或依靠父母養著,白天盯著手機傻笑,晚上游蕩在城市夜場,過著沒有目標、沒有壓力的逍遙日子。
 
  這是彭鑫宇身邊同齡人最為常見的兩種人生軌跡,對于已經工作了三年的彭鑫宇說,兩種生活他都沒有經歷過,也從未向往過。他更渴望的獨立,靠自己的雙手努力實現自立,“從我出來的那天,就發誓不會依靠家里,到現在沒從家里要過一分錢。”
 
  與他的前輩們相比,像彭鑫宇一樣的00后,無疑是幸運的一代人,70后的父母已經成為當前社會建設的中堅力量,家庭條件普遍較好,從出生起,他們沒有經歷過饑餓和貧困,沒有經歷壓力,從而可以更加從容的入世。
 
  他們也是伴隨著移動互聯網成長起來的一代人,移動互聯網從2000年萌芽,2007年興起,2009年普及,與00后的成長軌跡幾乎同步。沒有那一代人能夠像00后能夠如此充分享受移動互聯網帶來的知識大爆炸紅利。
 
  當問到00后與前輩們最大不同是什么的時候,彭鑫宇想了想說,他們這一代受移動互聯網影響比較大,很早就能接觸和學習到各種知識,也使得他們獨立,有清晰的人生目標,不屈從一切。
 
  這點委屈不算什么
 
  彭鑫宇是小區物業公司唯一的00后,另一名同齡的同事出生于1999年,比他大一歲,從2017年從事兩年秩維工作后,成為小區的秩維隊長。“實際上干的就是保安工作。”對于秩維隊長這個職位,彭鑫宇表示,平時主要是巡視,幫助業主解決一些困難,比如搬個大件物品,業主沒帶鑰匙時,幫業主看東西,有時候也處理業主之間的糾紛。
 
  與傳統保安相比,無論在穿著上,還是言談舉止放慢,秩維員看起來更成熟和穩重,也容易拉近與業主之間的親近感,獲得業主的認同。
 
  為了拉近業主關系,作為秩維隊長,他會和同事們時不時討好業主,比如幫業主家園子除草,主動幫助業主搬運東西、取快遞,“人都是有感情的,你真心誠意的幫助他們,慢慢的也就相處融洽了。”
 
  三年工作經驗,一方面磨礪他的性子,雖然臉上稚氣仍未褪去,說話時偶爾會因緊張出現顫音,但標準化的工作服和職業造型,讓彭鑫宇看起來不像是一個20歲的年輕人,“在大公司管理體系下,個人成長的也快。”
 
  物業管理屬于服務業,彭鑫宇所在的小區有近800戶居民,物業人員經常會遭遇到各種各樣的難題,而秩維隊由于特殊崗位,往往需要直接面對業主,“經常會遇到一些不講理的業主,還是比較受氣的。”
 
  對于被家里捧為“寶貝”的00后一代人而言,沒有多少人能受得了這份氣。“每天工作時間長,本來就很辛苦,還要經常被罵,誰也受不了。”彭鑫宇坦言,他曾考慮過不干,但最終堅持下來了。
 
  能夠支撐他繼續干下去的,在他看來是自己的成長和目標,“明確自己想要什么,和你的目標和追求相比,這點委屈算不了什么,慢慢就想開了。”彭鑫宇說,復雜的環境可以讓他成長的更快。
 
  有時候,有些同事受委屈,回到宿舍抱怨,彭鑫宇會幫助疏導,用自己的事例和經驗開導同事,“對方罵你,心里憋著一肚子氣,但是職業要求你不能對業主發火,還得說好話,都是下班后發泄一下,發泄出來就好了。”
 
  有時候也會遇到一些難以處理的局面,小區停車場正在修整,北門只能進不能出,但有一次一名業主從北門逆行出去與進來的業主對峙,雙方互不相讓,最后準備出去的業主把車滅了人走了,導致很多業主無法進入。
 
  當遇到類似情況,作為秩維隊長的彭鑫宇需要反復與業主溝通,說服業主把車挪開,盡量在小區范圍內解決。但如果通過溝通仍解決不了,他請示后一般會選擇報警,讓警察來處理,“我們肯定不能做強制措施。”
 
  當問到能在這一行業堅持多久,彭鑫宇說,他想一直干下去,如果最后選擇離開,“肯定是因為不能養家糊口,比如你到了成家年齡,你的收入還不能養家糊口,這個時候,你就不得不離開了。”
 
  彭鑫宇的下一個職業目標是綜合管理長,現在的秩維隊長負責一個小區的秩維,綜合管理長負責三個小區的秩維工作,“我是今年做的隊長,下一個目標希望能夠在明年或后年實現。”
 
  不能害了人家姑娘
 
  2016年底,高中上了不到一年,17歲的彭鑫宇從老家甘肅天水跟隨他的哥哥來到北京,說起來還是潘石屹的老鄉。
 
  到北京的第一份工作在大興一家工廠打工,但沒多久,老板跑了,他的工資被騙了。在哥哥的引薦下,來到旭輝錦御小區物業做秩維員。2019年初,由于表現較好,升為小區的秩維隊長,他說,如果自己能獲得好的成長及與相應的收入,他不會輕易離開這個行業。
 
  父母是70后,在老家打工,弟弟在上大學,“家里沒有太大生活壓力,弟弟上學的費用,父母能負擔得起,也不用我。”從17歲出來打工至今,他至今沒有花過家里一分錢,未來買房、買車和結婚也不會花家里的錢。
 
  每個月他會從工資中拿出3000元寄回家里,“我們那邊結婚都得有房有車,主要是讓家里攢著等著結婚用。”彭鑫宇身邊的同齡人或老家的同學,要么在上大學,要么在家里待業,像他早早出來工作的并不多。
 
  當問到“沒有上大學,你會遺憾嗎?”,他回答的時候沒有猶豫,“不會的,再給我一次機會,我還是會選擇出來工作。”原因是不愛學習。
 
  每天上班時間較長,下班或者休息的時候,基本宿舍躺著看東西,“這個工作是輪休,大家休息的時間不一樣,很少有機會一塊出去玩。”
 
  小區距離商業區較遠,平時幾乎沒有什么花銷,雖然收入不高,但平時花銷也不大,大部分收入都能夠攢下來。當問到近期最大一筆開銷是什么時,彭鑫宇說是手機分期付款。
 
  彭鑫宇抽煙,他說同齡人基本都抽煙,在70后、80后甚至90后群體中,吸煙已經成為鄙視鏈,這一點在00后群體中并不存在。
 
  彭鑫宇沒有女朋友,他說暫時也不打算找,一方面是沒有時間談,另一方面是自己的收入還無法支撐他談一場戀愛,“父母都比較開明,也不會給介紹對象,會尊重我的選擇,讓我自己選擇。”
 
  不同于70后、80后,彭鑫宇要求結婚時必須有房有車,即便是女方愿意裸婚,他也要在達到這個條件后,再去考慮結婚的事,“初步打算26歲以后結婚,前提是收入能夠滿足婚后的支出,如果你養不起家,不是害了人家姑娘了么。”
 
  當問到他對身邊同齡女生的印象時,他說,00后的女生比較獨立,都要求有自己的事業,依靠嫁人來提升生活質量的想法和思維,在他們這一代人看來多少有些不可思議。
 
  移動互聯網一代
 
  2000年被稱作為移動互聯網的元年,基于WAP的應用模式促使移動互聯網誕生,但受制于2G網絡的限速,并沒有獲得真正意義上的普及。直到2007年蘋果手機誕生,才標志著移動互聯網真正的興起。
 
  2009年初,中國首張3G牌照正式頒發,標志著移動互聯網獲得大規模普及。這一年向彭鑫宇第一代00后多數上小學二年級;2014年隨著4G網絡的誕生,網速限制被打破,第一代00后開始走進初中校園。
 
  彭鑫宇認為00后是移動互聯網時代最大受益者,從小接觸移動互聯網,除了傳統的學校教育和課外培訓外,他們可以從中不斷汲取各種自己感興趣的知識和新鮮的事物,這使得他們這一代人成長更加多元和豐富。
 
  自信、獨立、責任感、開放、包容,這些詞語也許不是00后這個群體的普遍標簽,但在00后彭鑫宇身上體現的格外明顯。當越來越多的00后們開始走向社會各個崗位,他們會以一種什么樣的姿態來面對和參與這個時代,代表著下一個時代的趨勢和特征。
 
  據彭鑫宇透露,他熟識的同齡人,無論家里條件有多優越,多數00后都會嘗試擁有一份屬于自己打拼出來的事業,而父母極少去干涉。00后與父輩相處過程中,形式上更為平等、對于自己未來有更多決策權。
 
  如果未來有機會還會去上大學嗎?對于這個問題,彭鑫宇認為根據個人職業需要,如果隨著職業的上升,需要更高的學歷去匹配,他會去深造,反之他不會刻意去做。在他看來,大學并不是獲取技能和知識的唯一途徑。
 
  一位彭鑫宇的年長同事透露,物業公司工資低,工作時間長,而且經常受業主氣,大多數年輕人都留不下來,受不了那份委屈和辛苦。所以近年物業行業年齡斷層現象較為嚴重,“年輕人能堅持一年的很少。”
 
  同事們對彭鑫宇評價是,踏實能干,肯用功。在彭鑫宇看來,00后對于未來選擇更看重的成長性,并沒有太多刻意追求金錢和物質。“當你自己學到的東西越多,自身變現的價值才會越大。”
原標題:00后如何管理物業?工作3年的秩維隊長有話說
評論列表(0

網友評論

微信公眾號

女孩赚钱的工作有哪些 幸运农场玩法说明复式 如何学习理财 快乐10分早上几点开机 甘肃快三玩法介绍 股票分析大数据算法 江西十一选五最新开奖 急速赛车手 福彩好彩一开奖结果 体育彩票玩法规则 河南22选5在哪个电视台开奖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