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訪彩生活服務集團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唐學斌

2019-06-27 樂居財經 閱讀 826 評論(0)
摘要:2001年,一次偶然機會他與花樣年董事局主席潘軍相遇,兩人很快達成了關于中國物業行業的發展前景與商業模式上的共識。同年,時任中海物業副總經理的唐學斌跳槽,創立了彩生活。
彩生活服務集團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唐學斌
 
  中午食堂排隊太長,唐學斌索性不吃了。
 
  他提前回到嘉賓室。鏡頭前,他穿著一絲不茍,白襯衫搭配黑西褲,鞋底磨損較多。偶爾節制下飲食,可以對抗自己發福的身材。
 
  在外人看來,此人是一名平易近人的物業大亨,是物業行業的領軍人物,真正的理想主義者;在員工口中,他是365天保持“標配”的老唐——這也是他的微信名。
 
  從19年前初入物業,到現今掌管“社區服務第一股”的彩生活,51歲的唐學斌,憑著一股湖南人的韌勁,帶領彩生活一直不斷求變。
 
  “通過服務賺物業管理以外的錢,這才是本領”。在唐學斌眼里,物業管理的房屋、設施、人、住戶,都是可發掘的商業資源。無論是他此時力推的“彩惠人生”平臺,還是數日前與姚勁波的58到家合作,都是這樣悟出來的。
 
  在創新商業模式的同時,他也在驅動管理變革,發動了一場“土地革命”,旨在讓每個物業社區的管理層當家做主人。
 
  倔強的湖南伢子
 
  “吃得苦、耐得煩、霸得蠻“,老唐有著湖南人的典型特質,能夠把一件明知難為的事情,想盡各種各樣的方法來解決。
 
  這種性格的形成和他的童年不無關系,“農村孩子的經歷也讓我的性格比較倔強,能吃苦耐勞”。
 
  1968年出生的唐學斌,雖然沒有經歷過挨餓的年代,但他的童年也不可避免會餓肚子,“那時候吃紅薯絲、紅薯飯,沒有什么肉吃”。
 
  由于益陽屬于長江中下游平原,氣候溫暖、光照時間長、降雨量豐富,這里的水稻可以一年兩熟。唐學斌對童年的回憶,很多時候都是在田里插秧度過的,“有人說做物業很苦,其實只有到農村插秧,才知道什么叫苦”。
 
  讓他印象最深刻的是,小時候去梨樹林拾樹葉做柴禾。每天早上他都不敢睡懶覺,一旦睡過頭,落在地上的梨樹葉就會被其他小孩撿光。
 
  1988年,20歲的唐學斌第一次離開湖南老家,來到上海求學。5年后,他從上海同濟大學畢業,被分配到深圳中海地產做房地產開發。1997年,機緣巧合之下,唐學斌被調任至中海物業任副總工程師。當年的重大決定,此時在他的口中卻顯得頗為輕松,“我當時學電的,又懂電、還懂電梯,中海覺得有這么一個人才,在地產大材小用”。
 
  彼時是中國實施物業管理前期,在大部分地產人眼中,物業是一個很LOW的行業。社會分工的不發達,給整個社會造成一種誤解:物業公司就是保安、清潔、維修。
 
  但唐學斌堅信這個行業是有前途的,“物業需要的并不是保安、清潔工,需要是好的環境、好的秩序、好的生活氛圍,這才是物業公司要去提供的”。在他眼里,物業管理行業最大的職責是提供“對人的服務”。
 
  這種獨特的見解,貫穿了唐學斌22年的物業人生。可世間先有伯樂后有千里馬,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,千禧年他遇到了自己的伯樂。
 
  2001年,一次偶然機會他與花樣年董事局主席潘軍相遇,兩人很快達成了關于中國物業行業的發展前景與商業模式上的共識。同年,時任中海物業副總經理的唐學斌跳槽,創立了彩生活。
 
  “取這個名字,希望我們能為業主提供多姿多彩的生活方式”。老唐微笑著說。
 
  走產業互聯網模式
 
  “彩生活到底和一般的物業管理公司有什么不同”?
 
  為了解答問題,老唐先解析了騰訊與中國移動的盈利模式:前者把信息交互作為獲取用戶入口,再通過其他增值服務變現,而后者直接將發短信、打電話收費。
 
  由于物業管理本是微利企業,他明白靠物業管理“發大財”定不會長久。想要讓投資人看到社區服務的潛力,他必須另辟蹊徑。
 
  他喊出了一個令同行頗為不解的口號,“彩生活要成為一家互聯網科技公司,而且是產業互聯網”。
 
  2018年3月,彩生活推出“彩惠人生”平臺,業主在上面消費,將業主“消費”轉為“消費送物業費”, 創造性的實現了物業與業主之間支付關系的改善與升級。
 
  “現在APP交易額最高峰達到了四千多萬”。在彩生活深圳總部每個辦公區、每一面墻都掛著一個顯示屏,大紅的底色、白色的字體,上面不斷滾動的數字就是當天免掉的物業單數和物業費金額。
 
  彩生活年報顯示,截止至2018年底共9個月,已有26萬個家庭在彩惠人生平臺上進行了交易,通過多個訂單創造了7090萬元交易額,沖抵了3620萬元的物業管理費。
 
  “彩生活如今的物業費,10%是通過彩惠人生的模式收取”。唐學斌透露彩惠人生的團隊比較大,總部技術團隊有三四百人。截至2018年末,彩生活已經吸引超過40家生態圈企業參與社區服務業務,未來希望把彩惠人生的份額做到30%。
 
  在彩惠人生之外,老唐還推出了“彩富人生”和“彩車位”產品。
 
  據悉,彩富人生的增值計劃累計成交金額達到約人民幣17.7億元,平均投資期限由2017年同期的0.47年延長至0.87年,貢獻人民幣3840萬元收入。2018 年全年累計銷售4150個“彩車位”,帶動銷售及租賃協助的收入同比增長175.2%至人民幣14661萬元。
 
  站在風口上的困惑
 
  2014年6月30日,彩生活作為物業第一股在香港主板上市,發行股票2.50億股,每股發行價3.78港元,共募集資金金額9.45億。
 
  上市后,彩生活的發展迅速。從最初1.26億平方米左右的總管理面積開始,五年過去了,彩生活2018年度業績公告顯示,管理面積已達11.22億平方米。
 
  “11.22億平方米是什么概念”?唐學斌頗為自豪,“這是香港所有物業上市公司管理面積的兩倍”。
 
  彩生活的上市,讓大多數開發商沒有想到,又臟又累、利潤從以“毛”為單位的錢里摳出來的物業管理行業,竟會成為資本市場的寵兒。
 
  截至目前,在A股和港股上市的物業管理公司共有14家。據相關統計數據,未來三年內,還有約40家物業企業登陸資本市場。2019年掛牌新三板的物企中符合香港上市基本要求的企業有7家,包括已經掛出招股書的藍光嘉寶和鑫苑物業。
 
  作為“物業行業的老兵”,唐學斌提醒,“上市絕對不是為了掙錢,而是為了公司能夠有更大的發展,能夠有更好的戰略需要”。從某種意義上講,上市的成本甚至比從銀行貸款還貴。
 
  也有一些地產商對物業企業上市存在擔憂。“如果上市就是依靠物業費完成利潤,這肯定會影響服務品質”,一位央企地產CEO對樂居財經表示。
 
  “這是一個偽邏輯”。老唐認為上市和服務品質好不好沒有關系,關鍵在于本身的商業模式。放眼全球,靠收物業費包干制成為大公司的企業鳳毛麟角,即便是高力國際、戴德梁行等世界5大行,也更多來自酬金制和多元收入。老唐是酬金制的堅決倡導者。
 
  跡象表明,資本市場對物業企業上市開始偏于理性。在2018年2月,雅生活上市時的市盈率高達52.2倍,達到市場頂峰。如今,14家上市物企的平均市盈率為21.15倍。
 
  以下為樂居控股集團副總裁、樂居財經總經理陳海保與唐學斌對話精選:
 
  樂居財經:彩生活跟別的物業公司有什么不一樣?
 
  唐學斌:彩生活和騰訊走的路是一樣的,只是騰訊走的路是先免費獲取用戶,是互聯網的路。彩生活是后面通過服務免掉前面的收費,我們走產業互聯網的路。
 
  樂居財經:彩生活未來會變成一個互聯網公司,怎么理解這句話呢?
 
  唐學斌:彩生活在互聯網中是為物業、社區提供服務平臺,我們認為這條路一定是一條正確的路。因為我們未來的物業管理一定會跟互聯網結合,一定是需要互聯網作為基本工具、基本運作手段。
 
  樂居財經:彩生活是基于什么場景提出彩惠人生這個想法的?
 
  唐學斌:彩惠人生是去年3月30日推出,想做這件事已經是3年以前,因為我意識到我們物業在產業里應該扮演什么角色——業主的管家。彩惠人生幫業主找資源和服務,再把所獲取的利益返還給業主。我是希望能夠通過這些返利,能把很多業主的物業費、停車費沖抵。
 
  樂居財經:今年您的核心工作是做好什么?
 
  唐學斌:今年要做兩件事:土地革命與彩惠人生。土地革命就是讓城市公司、項目管理團隊真正變成物業的受益者。賺了錢,70%歸團隊、30%歸公司。我們希望能夠從機制上把人性、把管理的效果激發出來。另一方面,再通過彩惠人生為他賦能,幫他解決向業主收費難、漲費難等問題,通過業主日常生活的消費和購物減免物業費。
 
  樂居財經:收購包干制的萬象美拉低了彩生活毛利率,未來會改變為酬金制嗎?
 
  唐學斌:我認為它應該變成酬金制,但是現在比較難以變成酬金制。每一個合同都需要通過業主委員會、業主大會的同意重新簽訂,這是較為漫長的變化過程。
 
  樂居財經:彩生活的價值有沒有被低估?
 
  唐學斌:我認為物業管理的市盈率應該是相對穩定的行業。彩生活現在11倍多一點,還是比較低的。我們企業在正常運轉,低估、高估是市場行為。
 
  樂居財經:彩生活目前最大的困惑是什么?
 
  唐學斌:對公司的戰略我很堅定也很自信,可市場給我帶來了一些困惑。我看到一些公司很值錢,彩生活很不值錢。我不知道它們為什么值錢,這么高的估值用什么方式回報呢?因為我在這個行業干了這么多年,這些公司基本面一般,為什么到了資本市場賺錢了,讓我百思不得其解。
 
  樂居財經:彩生活未來有沒有一些收購計劃或者合作計劃?
 
  唐學斌:彩生活從今年開始基本不會收購,我覺得它對我們沒有意義了。因為我們的盈利模式已經不是靠物業利潤的增長來增長了。彩生活要賺的錢是通過到家服務、用戶服務來獲得收益。
 
  樂居財經:您怎么看待現在赴港物業企業上市風潮?
 
  唐學斌:上市其實是雙刃劍。一方面能夠幫助企業發展,另一方面又會讓企業付出很高昂的成本。在所有的融資方式里面比較,其實上市的成本是貴的。上市公司一定要很清晰知道自己要什么與上市的目的。
 
  彩生活從今年開始不指望從物業管理費里掙更多的錢,未來會看到彩生活財報,物業服務的利潤可能會維持相對穩定的狀態,多收的錢全部用于業主,而不會作為上市公司的利潤。我們要通過服務賺到更多其他的錢,這才是每個公司的本領。
 
  樂居財經:您平時工作的節奏怎么樣?
 
  唐學斌:我這么多年沒有周六周日的概念,沒有白天晚上的概念。可能我現在還沒有完全把工作和生活協調好。偶爾也打打高爾夫球。
原標題:唐學斌:彩惠人生

版權聲明

  • 凡注明來源蜂巢物業網的所有作品,均為本網站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,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的,請注明來源蜂巢物業網并做好當前頁網址鏈接。
  • 本網站轉載并注明其它來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對其真實性負責,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等問題,請在作品發表之日起30日內與本網站聯系,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相應內容,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時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作品第一來源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
評論列表 (0)

網友評論

微信公眾號微信公眾號

女孩赚钱的工作有哪些